2005/06/30

貓的末日

故事已經進行了很久
今天出現了完結篇
我無法判定這種結局對於主角們來說是好是壞
但是我是以最沉重且極心痛的心情發表這文章!

小美家附近的貓如同每個人住家附近的貓一樣
他們有時候躺在車頂上睡午覺
他們有時候悠閒的在街上逛著
他們有時候像個小偷鬼鬼祟祟
他們就像活在另一個世界一樣
對大多數的人沒有任何妨礙
你甚至可以忽略他們的存在

前天,我拿橘子吃的希爾斯給小黑和白腳吃
剛好碰到小美鄰居出來倒垃圾
他看到小黑和白腳正在吃貓食
就很慣性跑過去用腳踢了一腳
我很吃驚她這個動作
就跟他說:「你怎麼可以這樣」
她回答:「蒼蠅都飛到我家去了」
後來他兒子拿了一張紙條出來貼在門口
意思是嚴禁在附近餵貓
嚴厲的指控我們製造環境污染
我跟小美也答應會到遠遠沒人的地方去餵
並且告知他們打貓踢貓是不對的行為
基本上已經達成共識
我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

結果昨天我上班之後他老婆跑去跟里長投訴
一堆八婆在樓下道我和小美的不是
昨天今天抓野貓野狗的車子在國校路來回穿梭
整條街十幾隻貓連一隻都看不到了
我並不怪抓貓的人
但是貼這篇是要譴責那些打貓踢貓的人
並且因為我的關係妨礙到原本安居於此貓群們的生活感到歉意
我希望你們可以安樂的到另一個沒有壞人的世界
你們都是可愛的天使...祝福你們

2005/06/29

墾丁Day3


鵝鸞鼻燈塔,是去墾丁必去的地方之一,這段時間剛好在整修,有點亂

小販,有小販比較像觀光地區,價格比較便宜,多多少少還可以出價

我蠻喜歡鵝鸞鼻燈塔的這片草地

回到統一健康世界,參加了一堂獨木舟的課程,小美~手打直,你倒退嚕了,教練如是說

夏天真是待在海邊的季節,南灣人多到爆,我們到船帆石旁的沙灘小憩了一下,我愛夏天

2005/06/28

墾丁Day2


悠活渡假村很明顯的巴里島化,裡面的植物很多是雞蛋花

悠活的早餐,不是要刻意抱怨悠活,但是我很不喜歡人被分等級的感覺;什麼這個餐廳只准藍色腕帶的進入,黃色腕帶的要去另外一邊用餐。當時就有一對夫妻,剛好丈夫帶藍色,妻子帶黃色,吃個早餐而已硬要血淋淋把他們分開,事情的處理方式怎麼會是這樣。
另外小美同事在早餐裡吃到一隻蒼蠅,我們通知服務員,結果悠活完全沒反應,也不是要他賠償什麼的,事情的處理方式應該是:1.主廚趕緊出來道歉 2.把那盤菜從吧台移走;悠活的處理方式是把我們那盤收走,一句話也沒說,然後菜繼續放在吧台供人食用

這個是小美的最愛,今天做了馬賽克燭臺

因為是夏季的關係,所以龍鑾潭的水鳥並不多,他們都飛回北方了,只留下一些水鴨、白鷺絲

今天住宿的統一健康世界有活動,池邊BBQ,這個是電動烤乳豬的機器,看來不錯吧

吃完晚餐,太陽也落下了,只留下一點點光暈

墾丁街滿滿滿滿都是人,這已經變成墾丁的特色之一了

2005/06/27

墾丁Day1


搭乘遠東的班機出發囉!我們坐的不是這台,這台是他兄弟

一下飛機就上了遊覽車,睡了一下,下車就先去大吃大喝了起來

參觀海生館,人很多白鯨表演進不去,只好到處拍拍,我覺得水母真的很美,神奇的生物

到觀光景點一定要找蓋章處,到沙灘一定要裝沙,這是一種旅遊習慣;海生館的蓋章處改成這樣,我的印章蒐集簿太厚了,塞不進去,真是不好的設計

悠活度假村的海邊,雲層太厚了,太陽勉強露了一下就消失了,怪異的天氣,不時飄著毛雨

晚上下起了大雨,所以沒有搭交通車去墾丁街逛,留在悠活度假村看表演,外國表演者很會帶動氣氛,充滿歡笑的YOHO Party

2005/06/13

咖啡館過生活


一連幾天的悶熱
雨也是下了又停...停了又下
總之是一個煩悶的週休
昨天可以說整整在咖啡廳坐了一天
下午大學同學聚會我找他們去春天農場
雖然這種咖啡店在桃園已經多如雨後春筍般
但是對於寸土寸金的台北人而言
咖啡店弄了佔地廣大的草皮和花圃還是很奢侈的
到了晚上不想回家吃飯所以找了Kan晚餐
我們跑去桃園一家剛開不久的年代咖啡館
今天在咖啡館過日子

聚會的定義
就是在忙碌的生活中抽出一點時間
和老朋友聊聊天或是就坐在咖啡館裡看看雜誌
說實話...我還蠻喜歡這樣的生活

2005/06/09

蟬蛻

蟬蛻了~
期待今夏最動人的鳴響~

很久之前看過探索頻道的一個紀錄片
有一種蟬每17年就會集體羽化一次
然後又是接下來一個準時17年的週期
所以有好一陣子我一直以為全天下的蟬生命週期就是17年
以致到了夏天聽到蟬叫我都會很感動
當小朋友拿著竹竿要黏蟬的時候都會被我阻止
因為我以為我聽到的是17年前的生命
17年前我在幹麻?
剃個三分頭、每天騎著腳踏車到處逛、孤僻沒有朋友、被迫唸書而不想唸書
我能想到的大概是這樣吧~呵呵

周日帶阿部去跑山的時候遇到了一隻蟬正在羽化
這是個難得的經驗
讓我又想起了過去跟蟬的交情
又讓我想到了17年蟬
和我逝去的17年歲月

查網路才知道2004年曾經出現過一次17年蟬
下次出現的時候我大概已經老到我現在無法想像了

2005/06/02

除藻大隊

最近綠藻爆缸
昨天去水族館進了兩個笠螺和一隻藻蝦
雖然看他們辛勤的工作著
但是綠藻豈是一天兩天能夠清完的

大和藻蝦

笠螺

突然看到小黑(CP-950)靜靜的躺在防潮箱中
一時又手癢了
拍了幾張照片
雖然已經是超過4年的相機了
他的近拍能力依然令我非常感動

"偽"白化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