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1

2010跨年之陳昇演唱會

有鑒於去年跨年夜未眠那種太操的行程,今年的跨年終於決定不要再東奔西跑,決定留在台北,但是又不想在這個人口密集的地區跟別人人擠人,所以10月時上網訂了陳昇跨年演唱會的門票,今年是陳昇第十六年辦跨年演唱會,這次因為太晚訂票,好的位置剩下不多,所以索性就買了最便宜最高最遙遠的五樓包廂。
12月31日的信義區真的很有跨年的感覺,花花綠綠的燈和比平常多出許多的人潮,停車場變身成信義夜市,賣特產和小吃。




路上出現了很多賣吃的攤位,信義區等一下會有大概一百萬人聚在這裡,週邊各大便利超商也都擺出臨時攤位出來服務又冷又餓的人潮。




面對101較好的觀賞位置幾乎已經被佔據,這些人還真有毅力,要在這寒冷的跨年夜守候四五個小時。


我們趕路要去台北國際會議中心,此時101週邊以經開始有在交通管制,所以行人可以大搖大擺的漫步在101週邊。


=========================演唱會分隔線=========================

進入以肉眼記錄的演唱會會場,明明說是不准拍照攝影,怎麼很多人都在拍照錄影,傻眼。五樓包廂真的好高呀,而且我們坐在側邊,所以視野當然是很不好,音效一整個打不到我們所坐的位置,好像置身於這場表演之外的感覺,很糟,這當然是跟小巨蛋比較的結果;坐在後排看演唱會,必須仰仗的是主舞台旁的兩個大螢幕,結果Live攝影師也出包了,焦點一直對在表演者的身上的衣服(完全看不到表演者的臉),再加上前面和前前面座位的人前半場幾乎都趴在前面的座位後面觀看,所以也只能引著頸往前從空隙看表演,坐著都很辛苦。
我們三個人帶了三隻螢光棒入場,後來發現很尷尬,扣掉一隻怎麼折都不會發光的奧燈,兩隻螢光棒在一片黑漆漆的座位中,揮舞的好無力,演唱會不是都要很high嗎。
演唱會開始,陳昇和他的搭檔阿Von輪流演唱,我聽到了好幾首熟悉的歌,尤其是"魔鬼的情詩"那張專輯裡面的歌;1994年剛好是我大一那年,這些熟悉的歌的旋律讓我想起大學時在宿舍一直播放著這張專輯的那一段歲月,那是一種對於年輕歲月的一種記憶。不過聽演唱會都會有一種覺悟,原來我跟這位歌手也不熟呀,上次聽劉德華演唱會也出現過這種感覺。
今年的特別來賓是左小祖咒,我對這位大陸來的歌手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喜惡,不過我覺得演唱會在他出場後完全變了調,雖然他的表演也是演唱會的一部分,我甚至試著很認真的聽了他唱了幾首歌,還好有字幕,不然真的聽不懂他在唱什麼,後來發現他一首接一首好像沒有停下來的跡象,那種近乎於歇斯底里的嘶吼演唱方式終於把很多觀眾惹毛了,台下(我們那一區)閉目養神的閉目養神,明顯表現出不耐煩的不耐煩,甚至位置旁邊已經有人在開罵了,我走出去上廁所,哇嘞~廁所外面聚集一堆人,全都出來避風頭,我聽到的談話除了抱怨還是抱怨,回到座位上,特別來賓還在台上嘶吼,我實在沒辦法形容我的感受,眼看這一首歌結束了,另外一首歌的歌名字幕又馬上打出來,就在我左邊的小美和右邊的小草問了我第五次還是第七次「要不要走了,要不要去外面看煙火」,眼看這樣亂搞下去真的沒完沒了,距離跨年倒數20分鐘,我放棄了。

=======================重回101現場分隔線=======================

遇到很多跟我們有志一同放棄這場演唱會的人,一起步出國際會議中心。信義路上已經完全封路,而且沒想到路上已經站的滿滿都是人。第二次看101煙火,不過在101樓下這麼近的距離卻是第一次。


沒有倒數聲,101樓層的燈靜悄悄的往上升,絢爛的101煙火開始施放。相機全程都開錄影模式,拜今年煙火停頓所賜,所以還有拍到一兩張照片。


這張是小美用手機拍的。


Taiwan UP!!


跨完年,到101底下的美食街吃晚餐,幾乎找不到位置坐的那種人山人海。


兩點多的信義區還是很熱鬧,而且還有廠商提供免費的熱飲可以喝。


還在封路中,小美說要體驗一下坐在大馬路的感覺。


回家的路途真是遙遠而困難重重,從市政府站跟著擠不進捷運站的人潮步行了兩站,幸運找到一台沙丁魚公車,公車下車後又步行了大約兩站的距離,找到了摩托車,騎車回家,看看時鐘已經是凌晨四點多了,原來選擇在台北跨年也是很操的。

1 則留言:

小草 提到...

真的是非常感謝您買了..最便宜..最高..最遙遠的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