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3

mo-mo 我終於吃飽了

那天和愛日光的小草約在西門町,不知道為什麼 "小草+西門町" 讓我直接聯想到民歌餐廳,所以當他們問我要去西門町哪裡,我脫口而出就是木吉他;這群人的優點也是缺點就是沒什麼主見,所以難得有人提意見,當然很快就被採納了。民歌餐廳好像是屬於五六年級的產物,年輕時代的Soya也有屬於民歌餐廳的回憶,尤其是錄音帶太過熟析的旋律聽膩了,民歌餐廳是個不錯的選擇。


今天的木吉他顯得很冷清,這桌年輕的小朋友進來點了杯飲料,飲料喝完就離開了,他們可能只是逛街逛累了進來歇歇腿;那桌禿頭有點年紀的男人點了牛排大餐,跟對面年輕的女朋友高高興興的高談闊論著,吃完急急忙忙的就離開了,我環顧四周,好像真正來聽歌的人並不多。


我們坐了一下午,從女歌手換到男歌手,坐在喇叭最震耳欲聾的前排,服務生來提醒晚餐時間快到了,意即我們必須消費晚餐才能繼續聽歌。當然這群沒主見的人開始在討論晚餐的去處,每個人提一個意見,一人兩票,票高者得。
結果出乎意料,第一高票的一號是西門町另外一家民歌餐廳,而且是全數通過,為尊重結果,我們真的移動到小草推薦某"鐵"開口的民歌餐廳。果然是同一群人,一進餐廳而且都坐下的同時五個人都反悔了。


至於為什麼最後跑到公館,決定吃Mo-Mo-Paradise,這個真的很難可以一時半刻交代清楚。
Mo-Mo是上次聚餐沒吃到的餐廳,因為很容易就客滿了,當然今天的台大牧場店也是客滿的,差不多等候了一個多小時才輪到我們,很難想像這群人有這麼大的毅力,說破了是沒有其他的去處而且也懶得再去想了。


因為多一種湯頭每個人要多50元,所以我們點的是兩鍋壽喜燒,壽喜燒給我的印象是鹹~鹹~鹹~。這時就要靠這兩瓶調味了,一瓶是水一瓶是壽喜燒醬,壽喜燒醬好像從頭到尾都沒加過,一直加水到最後會剛剛好。


這是蛋...


原來壽喜燒的肉片要這樣沾蛋汁吃,不是很習慣...


這個是要推薦的肉片,不要看這薄薄的一小層,剛開始是很豪邁的把肉片全梭進火鍋裡,怎知服務生只要看到桌上有空的盤子,就會過來問要不要再加肉片,肉過十幾巡後,終於還是抵不過勤勞的服務生,宣告投降。當然除了肉以外,服務生還會推著餐車,過來幫你加青菜。


餐後的萊姆切片,很讚~


萊姆切片後的甜點,也非常的去油解膩,不知道誰說吃完這兩道,完全去油解膩就好像沒吃過這餐的感覺,這形容是有點誇張,至少有好飽的感覺啦~


至於Mo-Mo推不推,這樣說吧,如果你很喜歡吃肉,可以狂吃個三五公斤,那來Mo-Mo就對了;如果你覺得花三五百塊吃火鍋沒有吃到海鮮心情會變的很差,而且吃到飽的店冷飲還要另外花錢點,那可能就不建議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