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1

潛水鐘與蝴蝶

晚上七點的華納威秀影城,一個中年男人講著手機「喂!我已經到了,我到一個叫長江七號的電影院,我現在在長江七號電影院的牌子底下...」
我和小美發出會心的一笑,希望他的朋友可以順利找到他~

最近看了很多電影,潛水鐘與蝴蝶這部是比較令人印象深刻的,印象深刻的的主題和印象深刻的的拍攝手法。
電影開始的20分鐘,說真的對於看電影的人的視覺來說是一個很難受的經歷,光影的模糊、來回的失焦、暗亮的對比。導演導演朱利安許納貝(Julian Schnabel)花了極大的工夫在呈現主角尚-多明尼克·鮑比(Jean-Dominique Bauby)在得了閉鎖陣候群甦醒後的感官體驗,只能說太過於寫實了。隨著主角的視野漸漸的帶到了現實,不能說話,四肢無法動彈,不能轉動的脖子,在右眼縫合手術也是血淋淋的讓觀眾發出了一聲驚嘆。
導演透過色彩豐富動作鮮明意氣風發的回憶來比對主角目前靜止不動的處境。這是一部回憶錄,也是一部立志片,從自認不幸的絕望,到勇於面對自己的遭遇;從認為可笑的眨眼表達,到使用這種表達方式順利出了一本書,這部電影很誠實的表現了主角的內心世界,包括很多主角獨享異想天開的想像。雖然最後的結局主角始終沒有復原,最後也與世長辭了,但是他的精神的確值得我們好好的去體會。

潛水鐘與蝴蝶(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中文官網

沒有留言: